我國的同性戀有持久前史,從帝王名士到布衣倡優,構成了古代我國一個含糊的人群調集。魏王與龍陽君,漢高祖與籍孺,畢沅與李桂官,漢武帝陳皇后與楚服,唐太宗兒子李承乾與稱心……等等。可以說,中國古代的同性戀故事簡直太多了,還有幾個出名的成語也出自于此。但是在我們的歷史教育中,這些內容都被忽視了。試想如果大家都能了解這些故事,那么,父母一輩的人是否就可以把同性戀看作是正常的、可以接受的?畢竟,他們認為“傳統”是不能接受這種行為的,可是恰恰在“傳統”,這些行為早已存在。

中國古代同性戀排行榜 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

中國同性戀最早的起源可由華夏族的始祖黃帝說起。清朝的紀昀(紀曉嵐)在《閱微草堂筆記》中記載:“雜說稱孌童始黃帝,殆出依托。”他一方面提到了同性情欲始于黃帝的說法,另一方面又認為此說是基于依托古人的習慣,不足為據。此外,由于至今仍無法證實黃帝是否存在過,連帶的也讓此說的可靠性更為降低。但不論如何,同性戀依然是自古皆然的現象,以世界各地的同性戀發展史而言,中國同性戀的起源也必然可以上溯至很久以前。下面的內容是我整理的關于中國古代同性戀名單。(以下內容,排名不分朝代)

中國古代同性戀排行榜 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

1、斷袖之癖:漢哀帝不愛江山愛男人

董賢是漢哀帝“斷袖之癖”故事中的男主角,哀帝為了他,拋棄了皇宮中的眾多佳麗,心甘情愿地獨寵他一人,甚至想把江山禪讓給他。他們之間的愛情故事,成為后代同性相戀的人們的一個溫情脈脈的榜樣。

董賢,字圣卿,云陽人。他的父親董恭曾經做過御使。那時候,董賢就在還是太子的哀帝身邊做舍人。剛開始時,他并沒有得到過多的注意。直到有一天,董賢在宮中執勤,正好站在殿下,被這時已經當上了皇帝的哀帝看到了。就是這一瞥,哀帝忽然發現,幾年不見,董賢越長越俊俏了,比六宮粉黛還要絕色,他不禁大為喜愛,命他隨身侍候。從此對他日益寵愛,同輦而坐,同車而乘,同榻而眠,再也離不了董賢了。他把董賢升為黃門郎,讓他時時刻刻地在身邊陪伴自己。還把董賢的父親董恭升為霸陵令,遷光祿大夫。

據說,董賢不僅長得像個美女,言談舉止也十足像個女人,“性柔和”、“善為媚”。哀帝對董賢愈加寵愛,一次午睡時,董賢枕著哀帝的袖子睡著了。哀帝想起身,卻又不忍驚醒董賢,隨手拔劍割斷了衣袖。后人將同性戀稱為“斷袖之癖”,便是源于此典故。

自從這件事以后,董賢知道了皇帝對自己的一片赤誠愛意,當然也非常感動。但是為了避免以后再發生這種事情,他在宮中發起了一次衣著服飾的改革,率先穿起了窄袖短襟的衣服,圖一個行動上的便利,同時又大方得體,而不再像漢朝以前的穿衣習慣那樣,以穿著長袖寬衫為美。他的這種改變,在皇宮中帶動了一陣潮流,宮女妃嬪們都爭相學著他的樣子,割斷自己的衣袖,穿起簡便舒適的衣服,并且以此作為時尚。

為了表示對董賢的寵愛,哀帝還封董恭做了將作大臣,就是專門負責土木工程的官員。他命董恭為董賢新造一座壯麗恢弘的府第,其規模格局遠遠超出了大臣應有的范圍,極盡巧奪天工之能事。當時宮中的奇珍異寶,任董賢隨便挑選,甚至是皇帝所用的衣服鞋子,車馬用具都照樣多做一份以供董賢使用。

此外,董賢的妻子和妹妹都得到了數不清的賞賜,就更不用提董賢自己了。在宮內極盡恩寵還不夠,哀帝還要使自己心愛的人在朝廷上位居首位。他一直想封董賢為侯,但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。后來正巧丞相王嘉死了,朝中少了一個反對董賢的勢力,哀帝又罷免了原來由外戚擔任的大司馬之職,改封董賢當了大司馬。這是漢代朝廷中權力最大的官職了。這時董賢年僅22歲,卻已經位及人臣,權力大得幾乎已經可以與皇帝平分天下了。

后來,哀帝對董賢的喜愛已經無法用言語表達了,似乎不知道怎樣寵幸董賢才好。有一天,哀帝在麒麟殿上宴請諸臣,皇帝喝了幾杯酒后,竟然深情款款地看著董賢,笑著說:“我想效法堯舜禪讓,怎么樣呢?”這話就是說,哀帝想學習古代先王的做法,把自己的帝位禪讓給董賢來坐!天子這話一說,頓時把滿朝的文武大臣都嚇傻了,簡直說不出話來。

2、分桃之愛:一顆桃子印證的情愛

不得不講到同性戀故事中最著名的典故之一:分桃。

衛靈公的男寵名彌子瑕,聰明漂亮,還是孔子高徒子路的親戚。衛靈公自然對子瑕千般寵愛。

有一天,彌子瑕得到消息,說他母親得了重病。彌子瑕一著急,連招呼都不打一聲,就私自駕著衛靈公的馬車出了宮,去探望母親。私用君王的馬車,按法律是要砍掉雙腿的。得知消息的衛靈公卻非但不怒,反而大聲贊嘆道:“多么孝順的人啊,為了母親甘愿冒這等危險!”

又有一次,彌子瑕陪伴衛靈公游園。園中桃樹果實累累,紅綠相間,正是初熟時候。彌子瑕摘下一個桃子,吃了一口,把剩下的順手遞給了靈公。靈公幾口便將桃子吃下肚,還洋洋得意地說,彌子瑕是怕桃子不夠熟,所以先替他嘗嘗是否酸澀的,乃是關心主上的表現。

然而花無百日紅,時間長了,衛靈公對彌子瑕便心生厭煩,看上了更年青漂亮的對象。這時,從前“私車”、“分桃”的舉動,便都成了他秋后算帳的原材料——這個家伙,從前居然敢私駕我的馬車,目無主上;還把他吃剩不要的桃子塞到我手里,蔑視君主到無以復加的地步……

這么一清算,彌子瑕不完蛋都不行了……

當然,衛靈公絕對不是一個用情專一的人,而是一個好色無能之輩。他還有一個男寵,即大夫公子朝。公子朝既是因姿容出眾得寵于靈公,自然出入宮闈。美男子入了后宮,自然會惹出風流事兒。和公子朝發生異性戀愛的對象,就是靈公的王后南子。公子朝顛鸞倒鳳之后,想想都覺得后怕,于是干脆發起動亂,把靈公趕了出去。后來靈公終于重整江山,回國復位,公子朝怕他秋后算帳,就帶著南子溜到晉國去了。嘿,這位靈公不知道是不是有點犯傻,對背叛過自己的人反倒覺得更有味道。居然找了個借口,又把這一對兒請了回來,照樣親親熱熱、左擁右抱。

衛靈公還有一位“愛人”,叫宋朝。宋朝是春秋時期宋國人,與孔子同時。子曰:“不有祝鮀之佞,而有宋朝之美,難乎免于今之世矣。”(《論語·雍也》)意即:在當今的世界,如果不能像祝鮀那樣能言善辯,反而像宋朝那樣貌美身嬌,你將難免因遭人嫉視而禍患臨頭!衛靈公很是寵愛他,靈公夫人也與他有私。這引起了衛太子蒯聵的嚴重不滿,導致衛國出現了長期的混亂局面。

3、龍陽之好:魏王眼中的那條美男魚

記載上說,龍陽君乃是俊俏小生一名,惹得魏王寵愛無比。但是以色事人方面,處于弱勢的一方,無論是男是女,所想的事情都是一樣的,龍陽君當然也不例外。

于是有一天,當他陪魏王釣魚的時候,就觸景傷情,抹起了眼淚。魏王十分吃驚,連忙問他是為什么?于是龍陽君回答說:“我覺得,自己也不過是王的一條魚而已呀。”魏王不解,追問理由。龍陽君對這個粗心大意的情夫沒有辦法,只好解釋給他聽:當王釣到一條大魚的時候,滿心歡喜好好收起。可是很快又釣上了一條更大的魚,于是前面那條魚便被棄之不顧了。這就好象我現在得到您的愛寵,受封得位,人人都因此敬畏我。可是四海之內,漂亮的年青人那么多,他們都在想方設法地接近您,總有一天,會有一個姿色超過我的人代替我的位子陪伴您。到那時,我龍陽君不就成了那條被丟棄的魚了嗎?想到這凄慘的未來,我怎么能不哭呢?

魏王一聽原來如此,連忙賭咒發誓:打令,原來你如此心事重重啊,干嘛不早點跟咱說呢?咱可不是那種不懂憐香惜玉的老粗!于是魏王鄭重其事地發布命令:有膽敢向咱推薦其它美男子的家伙,咱就要把他滿門抄斬。

從此以后,同性戀就得了一個雅稱:“龍陽之好”。

4、虎死狐悲:漢文帝的寵男竟然受餓而死

漢文帝劉恒,是漢帝中最節儉的一個,皇后要親事蠶桑,寵妃慎夫人的衣裙上連繡紋都沒有,他自己更是常穿舊衣,不舍得隨便換新。可是這么個勤儉持家的皇帝,在自己的男寵身上,卻是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地揮霍無度。

史書上記載的文帝男寵有三人:趙談、北宮伯子、鄧通。趙談與北宮伯子都是宦官,名聲也沒有鄧通那么響亮,但是結局也比他要好得多。

鄧通是蜀郡南安人。四川既出美女,自然也出美男,鄧通便是其中的表表者。

據說,文帝曾經做了一個怪夢,夢見自己怎么努力也登不上天。正在著急的時候,來了一個貌若美玉的少年,助了他一臂之力,順利地登上了天。文帝在夢中打量這美少年,對他的美色十分動心。夢醒之后,文帝仍然記得,那少年的衣帶從身后穿過的樣子。不久,文帝就在漸臺遇到了鄧通。鄧通的模樣、衣著,居然與夢中少年一模一樣。特別是他的名字“鄧通”,更是一下子就讓文帝想到了“登天”的事情。于是文帝將鄧通帶回了皇宮,跟他形影不離,還封授他做上大夫。漢時對相士十分推崇,文帝也不例外,他召來一位有名的相士,為心愛的鄧通看相。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,相士居然告訴他說,鄧通的富貴只是暫時的,此人日后定會貧餓而死。文帝一聽,簡直大跌眼鏡。為了幫助心愛的人避開這句預言,文帝一不做、二不休,居然將鄧通老家蜀郡嚴道銅山送了給他,讓他隨意采銅鑄錢。一時間,鄧氏錢布天下,擺渡出身的鄧通富可敵國。

不久文帝生了重病,身上長出了膿皰,痛苦不堪。鄧通侍候在旁,用嘴為文帝將膿血吮吸干凈,使文帝痛苦盡消。文帝十分感動,便說,普天之下,最愛我的人就是你了。鄧通倒也聰明,回答道,最愛陛下的,應該是您的太子。于是文帝便叫來太子,讓他照樣為自己吸膿。太子面有難色,文帝便將鄧通的所做所言告訴了他。太子十分羞愧,轉而恨上了鄧通。

文帝四十六歲去世,太子劉啟即位,立馬便將鄧通廢為庶民,遣退回鄉,然后抄家、處罪——最后,鄧通真的餓死了。

5、對于中國的同性戀最早記載,在《雜說》中曾經提到:“孌童始于黃帝”——氏族部落前就有了。《詩經》的“鄭風子矜”一章,其實就有不少是關于男同性戀間的情愛描寫。那是個一片混亂的漫長歲月。“三十六計”故事就出在這段日子。其中有一條最出名的妙計,叫做“美人計”。很多人都以為,“美人”就是美女,其實不然。

虞侯就不愛美女。晉獻公想麻痹虞侯,就聽了謀臣荀息的主意,精選了一批美少年送到虞國去。這些“美人”在虞侯面前大施媚術,離間虞侯與重臣的關系,最后逼得宮之奇出逃。于是晉國順利地滅了虞國。

6、戰國時,有兩位頗有名望的士人,一個叫潘章,一個叫王仲先。雖然同為男子,卻一見鐘情,不但相依相守,而且果然同生同死。人們雖然對他們的同性行為各有看法,卻都為他們之間的真情所感動,于是將他們合葬。后來墓上長出了一棵枝葉繁盛的大樹,枝枝相抱,葉葉相對。世人遂將此樹稱為“共枕木”。認為他們之間的情意感動上天,特降此祥木以示后人。

7、更多的時候,君王對男寵的態度,和對后宮妃嬪沒有什么區別,僅僅是把他們視為玩物而已,一旦色衰,則必愛馳,甚至為了給新寵讓位,舊人還會引來殺身之禍。(就象后妃失寵一樣的遭遇。)

劉邦的男寵名籍孺,倒沒有留下什么事跡。劉邦子劉盈的男寵閎孺,卻留下了漢朝男寵的第一樁秩事。

劉盈即位時年方十六,即位不久,他的母親呂雉就將劉邦寵妃戚夫人之子趙王劉如意毒殺。劉如意是劉盈疼愛的幼弟,被殺時僅僅十四歲,被害的現場就在劉盈的寢宮里。劉盈尚未回過神來,就被母親呂雉騙去看了“人豬”。從前美麗動人的戚夫人失去了丈夫和兒子做依*,居然變成那般恐怖的模樣,更讓劉盈無法承受。他驚嚇成疾,臥病一年有余。劉盈既吃不消呂太后,自己寬仁溫和的性格又干不過她,只好轉而沉泯酒色。除了后宮美眉群之外,劉盈還有了一位男寵閎孺。他對閎孺千依百順,寵愛備至,此事遂朝野皆知。兒子沉泯酒色,呂雉也沒閑著。多年守活寡的她在皇帝老公死了之后,終于找到了第二春:風度翩翩的辟陽侯審食其。

劉盈早已對母親滿腔怒火,得知這個消息之后,更下定決心要殺了這個冒犯皇家的審食其,讓老娘也嘗嘗滋味。審食其向情婦求助,呂后雖然急得團團轉,卻沒有臉面向兒子求情。這個人情誰敢做?審食其的好友平原君朱建想到了閎孺。于是朱建向閎孺求助,并且軟硬兼施,說,皇帝之所以要殺審食其,乃是要向呂太后示威;而皇帝殺了太后的情人,太后自然會向皇帝的情人報復,到那時,閎孺恐怕也死到臨頭了。閎孺覺得朱建的解釋絲絲入扣,于是就出面向惠帝求情。惠帝居然真的給了閎孺這個人情,放了審食其一條生路。

當然,惠帝對閎孺雖然用情很深,但也并非十分專一。他身邊的內侍宦官都長得頗有姿色,而且個個裝扮得風致楚楚。惠帝對他們也都廣施恩澤。

8、李延年是漢武帝的男寵,倡優出身,善能歌舞。他曾在武帝面前唱贊自己妹妹的絕代姣姿:“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。一顧傾人城,再顧傾人國。寧不知傾城與傾國,佳人難再得!”(《漢書·孝武李夫人傳》)妹美如此,兄貌可知。

漢武帝幸臣眾多。韓嫣是他的少年同學,當時就已相愛。后來韓嫣因寵而富,在長安市中把金丸當彈球,一天遺失十余個,以致當時諺云:“苦饑寒,逐金丸。”貧家兒童緊隨他的身后,看到金丸的落處就敢緊去搶拾,成為京中一景;倡優出身的李延年在宮中做太監,善為新聲,是歷史上有名的音樂家。他“與上臥起,甚貴幸”。并且雖為閹宦卻未曾徹底凈身,竟能與宮人為奸;衛青、霍去病分別是武帝衛皇后的弟、侄,靠著這層關系先后在武帝身邊做侍中,帝對衛青隨便到了“踞廁而視之”的地步。不過二人雖為嬖幸卻能雄豪自振,在抗擊匈奴的戰爭中立下了赫赫戰功,聲傳古今,歷為當時及后世所稱揚。

9、秦宮是東漢權臣梁冀的男寵,同時又與冀妻孫壽有私。唐代李賀《秦宮詩》詠云:“越羅衫袂迎春風,玉刻麒麟腰帶紅。樓頭曲宴仙人語,帳底吹笙香霧濃。桐英永蒼騎新馬,內屋深屏生色畫。皇天厄運猶曾裂,秦宮一生花里活。”(《唐李長吉詩集》卷之三)

10、韓子高是南朝陳文帝的男寵,“容貌美麗,狀似婦人。” (《陳書·韓子高傳》)文帝在軍前一見而愛悅,曾作詩贈之曰:“昔聞周小史,今歌明下僮。玉麈手不別,羊車市若空。誰愁兩雄并,金貂應讓儂。”(《陳子高傳》)。在明代戲劇《男王后》中,文帝讓子高改作女裝,立他做了正宮王后。

11、王紫稼是明末清初的出色男旦,“妖艷絕世,舉國趨之若狂。“(《艮齋雜說》卷四)著名詩人吳偉業就是“若狂“者里的一位,其《王郎曲》寫道:“王郎十五吳趨坊,覆額青絲白皙長。蓮花婀娜不禁風,一斛珠傾宛轉中。最是轉喉偷入破,殢人腸斷臉波橫。五陵俠少豪華子,甘心欲為王郎死。古來絕藝當通都,盛名肯放優閑多。王郎王郎可奈何!” (《吳詩集覽》卷五)

12、徐紫云是清初名優,詩詞大家陳維崧一見即為吸引:“阿云年十五,姣好立屏際。笑問客何方,橫波漾清麗。”(《云郎小史》)兩人定交之后相依相倚,不離不棄。陳維崧曾請名師畫過一幅《紫云出浴圖》,陸圻題畫詩云:“聞道前魚泣此身,龍陽不減洛川神。畫圖有貌能傾國,下令何須禁美人。”(《九青圖詠》)

13、著名文學家庾信與梁宗室蕭韶有斷袖之歡。韶為幼童時,衣食所資,皆信所給。后來蕭韶做郢州刺史,庾信路過,待之甚薄。信“乃徑上韶床,踐踏肴饌。直視韶面,謂曰:‘官今日形容大異近日!’時賓客滿座,韶甚慚恥。”

(下面就不貼圖了,太浪費空間)(下面就不貼圖了,太浪費空間)

14、霍光是西漢權臣,馮子都是他的寵奴。兩人的同性戀關系使得子都身份雖賤卻很得勢,百官以下都要仰承他的鼻息。霍光死后,馮子都與光妻私通。

15、梁冀是西漢權臣,秦宮是他的寵奴。兩人的同性戀關系與霍光、馮子都在各方面都很相似:秦宮也很有權勢,曾與冀妻私通。在后世,人們常用這兩個事例來說明家主—奴仆同性戀對家庭倫理所造成的危害。

16、齊景公面姣,有一個負責征集羽翮的小臣竟敢向著他注視,面帶傾慕。公怒,將欲殺之。相國晏嬰勸道:“拒欲不道,惡愛不祥。雖使色君,于法不宜殺也。”景公覺著有理,便表示:“惡然乎,若使沐浴,寡人將使抱背。”

17、安陵君的固寵手段可以為后宮美人樹立樣板:一次宣王出游,興致甚高而發出感問:“寡人萬歲千秋之后,誰與樂此矣?”安陵君泣下而言曰:“大王萬歲千秋之后,愿得以身試黃泉,蓐螻蟻。”也就是愿意從死,不再樂生。于是,贏得了宣王更加的愛寵。

18、鄂君子皙是楚國令尹,一日他泛舟水上,閑雅雍容。有一劃船的越人暗生傾羨,便用越語歌吟,意思是:“……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悅君兮君不知。”鄂君即刻回應以行動:“乃行而擁之,舉繡被而覆之。”其實就是與之同床共寢了。后世用“鄂君繡被”表示對同性戀伙伴的憐愛。

19、桓溫是東晉權臣, 郄超為其心腹謀士。某晚二人同宿,早晨謝安等前來議 事,偶然發現郄氏猶在睡帳當中。謝安笑謂:“郄生可謂入幕賓也。”入幕之賓的典故由此而來。

20、桓玄是桓溫之子,寵愛丁期。在賓客聚集的場合,期恒坐玄后,食畢便回盤與之。后來桓玄叛晉,兵敗臨死之時,期乃以身捍刃。

21、南朝宋·張暢愛其弟子輯,臨終遺命,與輯合墳,時議非之。

22、南朝宋·王僧達與王確是叔侄關系,確年少美姿容,僧達與之私款。后來王確不想保持,將避往它地。僧達大怒,暗中在住所屋后做大坑,欲誘確來別,殺而埋之。事泄乃止。

23、著名文學家沈約曾經作有一篇《懺悔文》,其中寫道,他“爰始成童,有心嗜欲。分桃斷袖,亦足稱多。此實生死牢阱,未易洗撥”。

24、著名文學家庾信與梁宗室蕭韶有斷袖之歡。韶為幼童時,衣食所資,皆信所給。后來蕭韶做郢州刺史,庾信路過,待之甚薄。信“乃徑上韶床,踐踏肴饌。直視韶面,謂曰:‘官今日形容大異近日!’時賓客滿座,韶甚慚恥”。

25、元悅為北魏宗室,他“為性不倫,俶儻難測。又絕房中而更好男色,輕忿妃妾,至加捶撻”。

26、李承前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兒子,太宗即位后為皇太子。有樂人年十余歲,美麗善歌舞,承前特加寵幸,號曰稱心。太宗知而大怒,收稱心而殺之。承前痛悼不已,再加上其它原因,竟至于密計謀反。事泄后見廢,在徒所中死去。

27、王鏻是五代十國時期閩國國王,有嬖吏歸守明者,以色見幸,號歸郎。后鏻得風疾,歸郎便與王后陳氏奸通。鏻命錦工做九龍帳,國人歌而諷之曰:“誰謂九龍帳,惟貯一歸郎。”

28、正德是歷史上有名的荒淫皇帝,不過其淫并非只是針對女色。他寵幸八虎、錢寧、江彬,所收義子在百人以上。在淫窟豹房當中,他醉后常會以錢寧的身體做枕頭。百官不曉皇帝起居,一見錢寧則就知道圣駕將出了。

29、萬歷皇帝寵幸十俊,都是年青慧麗的小太監。沉溺其中,以致有朝臣直諫道:“幸十俊以開騙門,此其病在戀色者也。”有一次他去萬壽山拜謁皇陵,中途還要向一位少年護衛尋些斷袖之歡。

30、天啟和正德都是頑童皇帝,不過后者性格暴戾,而天啟則像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。他不好女色,總喜歡與內監在一起玩耍,又捉迷藏,又劃冰床。小說里講他“日幸數人。太監王安屢諫不聽,只得私禁諸人,不得日要恩寵,有傷圣體”。

31、嚴世藩號東樓,是明代權相嚴嵩的兒子,依仗父勢為所欲為,玩弄男色。他喜愛名優鳳,“晝非金不食,夜非金不寢”。后來嚴嵩勢敗,世藩被殺,金鳳便“復涂粉墨,身扮東樓焉”,演得當然會是惟妙惟肖。

32、張鳳翼是有名的戲曲作家,七八十歲猶好男色。有一倪生為他所賞,后來此生娶妻而容損,他便用吳語調謔道“個樣新郎忒煞矬,看看面上肉無多。思量家公真難做,不如依舊做家婆。”

33、袁中道是明代著名文學家,公安三袁之一。受時習影響,他“分桃斷袖,極難排割,自恨與沈約同病”。“因少年縱酒色,致有血疾。見痰中血,五內驚悸,自嘆必死。及至疾愈,漸漸遺忘,縱情肆意,輒復如故。”袁氏的這些表現典型反映了晚明士人的生活態度。

34、張岱是明末清初的文學家、史學家,其感懷之作《陶庵夢憶》等充分展現了明末社會的淫奢景象。身處其中,張岱在年青時享盡了斗雞走狗、錦繡肥甘的貴公子生活。他“好精舍,好美婢,好孌童,好駿馬,好梨園,好鼓吹”。諸好當中的“好孌童”也就是好男色。

35、鄭芝龍是明代最大的海寇,鄭成功的父親。他年青時曾經靠著面姣色媚而受寵于其他海盜首領,并以此逐漸發跡,成就了顯赫一時的海上霸業。并且男色之好在鄭氏家族里可能是一種風氣,并非鄭芝龍一人如此。

36、張獻忠是明末農民軍首領,李二哇為其嬖僮。二哇美而勇,曾經射傷明將黃得功。后得功將其生擒,笑謂:“聞賊夜臥汝腹上,本鎮亦能撫汝,何不速降?”二哇不允,絕食而死。

37、孔四郎是明末北京的一個優伶小唱,與勛衛常守經相得。李自成軍隊攻占北京后,常守經被殺,四郎報仇未果,自刎而死。清初有人稱嘆道:“巾幗懷貞猶稱士行,況四郎實男子耶?名之義士,誰曰不誼?況今日舉世人盡婦女矣,即謂四郎為從一而終之淑媛可也”。

38、和珅是乾隆朝的權臣,他出身一般,但年紀青青就驟然升至高位,因而引起了人們的許多猜測。有一個傳說講乾隆把他看成了自己念念難忘的某妃的轉世,從而一見有緣,倍加憐惜,“遂如漢哀之愛董賢矣”。

39、同治之死迄今仍為疑案,有人說他是患天花,有人說是梅毒。如是后者,那么在當時的京城風氣下,他因狎昵男優而染毒的可能性就值得受到重視。李慈銘是清末名士,其《越縵堂日記》史料價值很高,其中曾經明確記載同治帝是“耽溺男寵”之人。

40、清初文學家林嗣環口吃,曾與侍僮鄧猷共患難,“絕憐愛之,不使輕見一人。一日宋觀察琬在坐,呼之不至,觀察戲為《西江月》詞云:‘閱盡古今俠女,肝腸誰得如他?兒家郎罷太心多,金屋何須重鎖。 休說余桃往事,憐卿勇過龐娥。千呼萬喚出來么?君曰期期不可。’”

41、畢沅是清代著名學者,乾隆二十五年(1760)庚辰科狀元,官位上做到了湖廣總督。他在未第時生活比較拮據,京中優伶李桂官不時予以資佐。且“病則秤藥量水,出則授轡隨車”。畢氏大魁天下后,桂官便也獲得了“狀元夫人”之號,成為了與才子相配的特殊的一位佳人。

42、在太平天國當中,天王洪秀全、北王韋昌輝、北伐軍首領李開芳等可能都有男風之好。其中反映最集中的人物是東王楊秀清,他的寵嬖有侯裕寬、侯謙芳等。他曾經閹割幼童以供使役,選擇其中姿容秀麗者傅粉裹足,著繡花衣,號為男妾。

43、漢成帝時,中宮使曹宮與官婢道房“對食”。應邵注曰:“宮人自相與為夫婦名對食,甚相妒忌也。”可見對食是指宮中女子之間的同性戀活動。像曹宮和道房這樣真實確切、有名有姓的女性同性戀人物在歷史上是為數極少的。

44、最著名的同性戀文學家:袁枚。袁枚是清代著名詩人,力倡性靈,賦性通脫。憑藉翰林騷客的名士身份,他受到了不少優美男伶的仰慕。年近七旬時他還收了年青貌美的劉霞裳秀才做學生,師徒偕游,重致疑惑。有人認為這是風流本性,有人認為這是好色無恥。在《小倉山房詩集》、《隨園詩話》、《子不語》等詩文小說中,他對自己以及社會上的男同性戀有細致生動的描寫。

最著名的同性戀書畫家:鄭板橋。他曾明言自己喜好男色,因為迷戀美男美臀,于是便主張改刑律中的笞臀為笞背。他曾明確宣稱自己“好色,尤多余桃口齒”。還曾從男色心理出發,主張改刑律中的笞臀為笞背。身為縣令,一次不得不對一犯賭美男施以杖責,竟至于差點當堂落淚。

最隱晦的同性戀名詞:勇巴。《磯園稗史》卷之二:“京師士大夫一時好談男色,諱之曰勇巴。”這是一個拆字游戲,將“勇”的上部偏旁置于“巴”上,則字形似“男色”。

最通俗的同性戀名詞:兔子。《姑妄言》卷之七:“如今手頭短促,不能相[與]那時興的兔子了。”

最放浪的同性戀濫交:《品花寶鑒》里面有一個剃頭徒弟巴英官,他賣技兼賣身,算他十三歲起,到如今大約一千人沒有,八百人總有多無少。

最早出現的男妓:北宋初年,“京師鬻色戶將及萬計。至于男子舉體自貨,進退恬然,遂成蜂窠巷陌,又不只煙月作坊也。”

最詳細的同性戀事件描寫:清代彈詞《鳳雙飛》曾用四五萬字的篇幅來描寫書生張彩對美少年張逸少的不成功追求。

最詼諧的同性戀調侃:張鳳翼是明代有名的戲曲作家,七八十歲猶好男色。有一倪生為他所賞,后來此生娶妻而容損,他便用吳語調謔道:“個樣新郎忒煞矬,看看面上肉無多。思量家公真難做,不如依舊做家婆。”

最精巧的同性戀笑話:“有與小官人厚者,及長為之娶妻,講過通家不避。一日撞入房中,適親家母在。問女曰:‘何親?’,女答日:‘夫夫。’” (小官人是個男的……有個人跟他關系很好也是個男的),小官人長大點,家里人給他取了個媳婦,兩家關系世代友好,講好了不避諱一日與小官人好的人撞入臥室中,正好小官人丈母娘也在臥室。丈母娘問女兒:“這是哪位親戚?”女兒回答說:“丈夫的丈夫。”

最殘忍的同性戀奸殺:清代嘉慶年間,“張成標因圖奸張盤沅不從,起意殺死。復將盤沅尸身用水澆蕩,刮去皮肉,剖開胸腹,控出五臟飼犬,殘忍已極。”

紀錄片視頻:中國古代同性戀史,天朝的歷史博大精深

以上就是奇趣人生小編為大家搜集的關于古代同性戀人的排行,其實嚴格來說,從古至今的同性戀很少,大多數是雙性戀的范疇,古人貌似也沒明確的攻受的概念。